10月5日,美國國防部發布《評估并強化美國制造業和國防工業基礎及供應鏈彈性》報告(以下簡稱為《報告》)?!秷蟾妗方忉屃嗽斐擅绹圃鞓I和國防工業基礎(“工業基礎”)十種風險形態的五種宏觀因素,闡明了這些風險形態對各部門的影響,并提出了風險緩解建議。此外,《報告》還指責中國竊取知識產權以及中國“侵略性的工業政策”。
 
背景
 
2017年7月21日,特朗普簽署第13806號行政命令,要求“評估并強化美國制造業和國防工業基礎及供應鏈彈性”。國防部領導的一個跨部門工作組具體負責該工作,跨部門工作組成立16個工作小組。9個工作小組關注傳統部門:飛機;化學、生物、放射性及核(CBRN);地面系統;彈藥及導彈;核彈頭;雷達與電子戰;造船;士兵系統;太空。而另外7個工作小組評估交叉能力:制造業網絡安全;電子元器件;機床與工業控制;材料;“國有基礎”(政府或公共部門);軟件工程;勞動力。
發現
 
①五種宏觀因素影響整個工業基礎的發展,使能力惡化:財政減赤以及美國政府支出的不確定;美國制造業能力的衰落;美國政府的業務實踐;競爭國家的工業政策;美國勞動力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STEM)以及貿易技能的衰退。
 
②這些宏觀因素產生十種風險形態,進而導致國防部供應鏈不安全:唯一來源;單一來源;脆弱供應商;脆弱市場;產能受限的供應商市場;外國依賴;制造業來源衰減以及原材料短缺;美國本土人力資源不足;美國本土基礎設施的侵蝕;產品安全性。
 
③這些風險形態對各部門產生超過280種影響,嚴重影響工業基礎的活力與彈性。此外,《報告》還強調了四項重大發現:宏觀因素主要影響國防次級供應鏈;對與美國存在競爭關系的國家依賴程度極重;所有部門均面臨勞動力挑戰;很多部門繼續將關鍵能力轉移到海外。
建議
 
①正在開展的工作。通過《2018兩黨預算法案》增加國防部短期預算穩定性,為2019財年提供穩定經費;使外國投資委員會現代化,并依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啟動對中國知識產權竊取行為的調查,以對抗中國的工業政策;更新常規武器轉讓政策和無人機系統出口政策;改組原國防部采辦、技術與后勤副部長辦公室,調整國防部采辦條例咨詢委員會的工作,并開發適應性采辦框架;重組國防采辦大學,以建立勞動力教育與培訓資源;響應《2018財年國防授權法》第1071(a)條,制定流程以提升分析、評估及監視工業基礎脆弱性的能力;制定《國家先進制造業戰略》;勞工部“學徒項目”;國防部“提升國家安全和經濟競爭力的微電子創新”項目;國防部旨在維持技術優勢的跨職能團隊;應用基于風險的方法以監督國防工業安全項目承包商。
②機密“行動規劃”中的建議??绮块T工作組還從投資、政策、監管和立法四個層面提出了一系列建議。詳細建議包含在一份機密“行動規劃”中,包括:制定支持國家安全工作的工業政策;通過國防部《國防生產法》第三章“制造業技術和工業基礎分析及保障”項目,加大對較低層次工業基礎的直接投資;多樣化供應來源,多樣化戰略可能包括再造工程、擴大使用國防儲備項目、或者批準新合格供應商;通過“國家技術工業基礎”和類似架構與盟友和伙伴合作;使國有工業基礎現代化;加速勞動力培養工作,提升國內勞動力STEM以及關鍵貿易技能;采用有效流程降低人員安全調查工作的積壓;進一步加強探索下一代技術的工作。此外,機密“行動規劃”還包含對國防部指導,以全面研究支持軍隊現代化需要的工業基礎需求,尤其關注贏得未來戰爭需要的技術。
 
 
軍事科學院軍事科學信息研究中心 佘曉瓊
 
出處:“國防科技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