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時間2月11日,美國國家科技政策辦公室發布了由總統唐納德·J·特朗普親自簽署的《美國人工智能倡議》(American AI Initiative)。

 
  在白宮網站上,《美國人工智能倡議》被視為“行政命令”,并以《維護美國人工智能領導力的行政命令》為題向全美民眾發布。
美國人工智能倡議
  在美國三權分立制度下,總統享有行政大權,行政命令(Executive order)是總統層面行使行政權而頒布及執行的命令。自1789年以來美國總統發布行政命令以來,通常幫助指導行政官員的行動,具有強制執行效力。
 
  《倡議》開篇這樣寫道:
 
  人工智能(AI)有望推動美國經濟增長,增強我們的經濟和國家安全,并改善我們的生活質量。
 
  美國是人工智能研發和部署的全球領導者。
 
  美國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持續領導,對于維護美國的經濟和國家安全以及以符合我們國家的價值觀、政策和優先事項的方式塑造人工智能的全球演變至關重要。
 
  這里有幾個重要的大背景雷鋒網需要交代一下:
 
  - 第一:競爭對手崛起。中國在2017年以“國家戰略”的形式頒布了人工智能發展總體框架,英文翻譯中長達28頁,直接挑戰了美國的霸主地位,被美國認為是幾十年來中國最重要的技術研究;
 
  - 第二:國內官員和學術界的壓力。由于特朗普政府此前預算2018年的政府科學和技術研究資金削減15%,引起巨大輿論,被指是錯誤方向。
 
  - 第三:為大選造勢。上屆奧巴馬政府發布了人工智能白皮書,顯然特朗普政府也想自己搞一份,有利于連任。
 
  在白宮官網刊登了3條相關的信息,顯示的發布時間都是2019年2月11日。
美國人工智能倡議
  5大原則與6大目標  野心十足
 
  其中,最重要的這則“行政命令”重點展示了美國政府的態度,希望不再被視為“碌碌無為”。
 
  該命令發布了強勢的5大原則:
 
  (a) 美國必須在聯邦政府、工業界和學術界推動人工智能方面的技術突破,以促進科學發現、經濟競爭力和國家安全。
 
  (b) 美國必須推動制定適當的技術標準,減少人工智能技術安全測試和部署的障礙,以便能夠創建新的人工智能相關產業,并通過當今的行業采用人工智能。
 
  (c) 美國必須培養當前和未來的美國工人,他們具備開發和應用人工智能技術的技能,為今天的經濟和未來的工作做好準備。
 
  (d) 美國必須培養公眾對人工智能技術的信任和信心,并在其應用中保護公民自由、隱私和美國價值觀,以便充分發揮人工智能技術的潛力。
 
  (e) 美國必須促進支持美國人工智能研究和創新的國際環境,為美國人工智能產業開辟市場,同時保護我們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技術優勢,保護我們的關鍵人工智能技術免受戰略競爭對手和敵對國家的收購。
 
  從5個“必須”看得出來,美國捍衛AI霸主地位的意圖暴露無疑,而為了加強技術、人才培養,配套的措施可能有很大的“自由度”,只是這篇文章沒有詳細點明。5個“必須”背后只有兩個字——主宰。
美國人工智能倡議
  與5大原則一同發布的還有6大目標:
 
  《美國人工智能倡議》指出,根據本命令第3節確定為執行機構的機構應追求六個戰略目標,以促進和保護美國人工智能的進步:
 
  (a) 與工業界、學術界、國際合作伙伴和盟國以及其他非聯邦實體合作,促進對人工智能研發的持續投資,以實現人工智能和相關技術的技術突破,并迅速將這些突破轉化為有助于我們的經濟和國家安全的資源。
 
  (b) 增強對高質量和完全可追溯的聯邦數據、模型和計算資源的訪問,以增加此類AI研發資源的價值,同時保持符合適用法律和政策的安全、隱私和機密性保護。
 
  (c) 減少使用人工授精技術的障礙,以促進其創新應用,同時保護美國的技術、經濟和國家安全、公民自由、隱私和價值觀。
 
  (d) 確保技術標準最大限度地減少惡意行為者攻擊,并反映聯邦在創新、公眾信任和公眾對使用人工智能技術的系統的信任方面的優先事項,制定國際標準以促進和保護這些優先事項。
 
  (e) 通過學徒培訓下一代美國人工智能研究人員和用戶,技能課程包括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教育(STEM),重點是計算機科學,以確保包括聯邦工作人員在內的美國工人能夠充分利用人工智能的機會。
 
  (f) 根據2019年2月11日的國家安全總統備忘錄(保護美國在人工智能及相關關鍵技術方面的優勢)(NSPM)制定并實施行動計劃。
 
  整體來看,該計劃通過重新分配資金、創造新資源以及設計國家塑造技術的方式來促進美國的人工智能產業,即使它變得越來越全球化。
 
  MIT短評指出,雖然目標很高,但細節含糊不清,用于人工智能的大筆研究資金以及機構配置都不太明確。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上周的工會演講中簡要提及了“要投資未來的行業”,而顯然,人工智能正式他眼中值得關注的一環。有美國政府官員表示,特朗普正準備一系列行政命令,旨在提高美國在包括AI、芯片、5G、量子計算在內的關鍵技術領域的競爭力。此前發動對中興和華為的技術遏制就是表現。
 
  中國已將AI視為戰略重點,令美國擔憂
 
  “到2030年成為人工智能的全球領導者,并為其經濟創造價值1500億美元的產業”——這是中國在2017年宣布全面資助和發展人工智能的計劃上的決心。
 
  這引發了美國人的擔憂。
 
  實際上,如果白宮希望維持美國的軍事實力、經濟實力和國外影響力,那么對于人工智能來說,制定連貫一致的政策當然至關重要。與其他政府相比,特朗普政府因對人工智能采取不干涉手段而受到批評。
 
  2018年,當時的美國國防部長吉姆·馬蒂斯向白宮遞交了一份備忘錄,要求總統制定國家人工智能戰略。 吉姆·馬蒂斯還在政府內部會議上對特朗普說,美國沒有跟上中國和其他國家在人工智能方面雄心勃勃的計劃。
美國人工智能倡議
美國國防部長吉姆·馬蒂斯與總統特朗普美國國防部長吉姆·馬蒂斯與總統特朗普
  在學術界,哈佛大學教授杰森·弗曼是前任總統奧巴馬的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幫助制定了該屆政府2016年一份非常有影響力的人工智能報告,他表示新的人工智能計劃令人鼓舞,但這只是邁出了第一步。“美國政府的《人工智能倡議》包括所有正確的要素,關鍵的考驗將是看他們是否以強有力的方式貫徹執行,眼前的這個計劃很有抱負,但沒有任何細節,也沒有自我執行。”
 
  眼下,隨著美國科技政策辦公室的這則倡議的發出,很明顯,這個機構將在制定人工智能議程方面發揮領導作用,畢竟它已經說明人工智能是美國國家研究和發展的優先事項,是總統的國家安全和防務戰略的一部分。
 
  以往,五角大樓需要和硅谷的科技巨頭保持謹慎的合作關系,大的項目和技術也是從硅谷巨頭那里引進。亞馬遜、谷歌、蘋果、微軟、Facebook等牢牢鎖定社會的大部分數據,控制著大量技術人員?,F在政府的聲音發出,似乎正在實現自我推進。
 
  2018年6月,五角大樓宣布成立聯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只不過國防部官員沒有說過有多少人將投入進新計劃,但是表示可能在全國各地設辦事處。“Project Maven”是我們最熟悉的五角大樓的人工智能項目,雷鋒網此前也跟蹤報道了數千名谷歌員工抗議他們公司參與Project Maven而發起罷工的事件。這是一項識別無人機拍攝的視頻中人和物的技術,進行追蹤、定位等。巨頭需要效益,但硅谷最終還是工程師文化主導,因此這些簡短而又敏感的技術已成為政府與硅谷之間意識形態差距的象征。
 
  中國AI到底有多強?
 
  2017年7月20日,我國國務院印發《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其中提到,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分三步走的戰略目標,到2030年使中國人工智能理論、技術與應用總體達到世界領先水平,成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創新中心。
 
  對于在美國開展人工智能工作的技術人員而言,這個規劃直接挑戰了美國的領先地位,可以說是幾十年來最重要的技術研究。我國政府為此還制定了三步走的計劃。
 
  具體三步為:
 
  - 到2020年人工智能總體技術和應用與世界先進水平同步,人工智能產業成為新的重要經濟增長點;
 
  - 到2025年人工智能基礎理論實現重大突破,部分技術與應用達到世界領先水平,人工智能成為帶動我國產業升級和經濟轉型的主要動力,智能社會建設取得積極進展;
 
  - 到2030年,人工智能理論、技術與應用總體達到世界領先水平,成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創新中心,智能經濟、智能社會取得明顯成效,為躋身創新型國家前列和經濟強國奠定重要基礎。
 
  雷鋒網注意到,4個月之后的2017年11月15日,科技部在京就迅速召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暨重大科技項目啟動會,宣布了首批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開放創新平臺名單:
 
  依托百度公司建設自動駕駛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開放創新平臺
 
  依托阿里云公司建設城市大腦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開放創新平臺
 
  依托騰訊公司建設醫療影像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開放創新平臺
 
  依托科大訊飛公司建設智能語音國家新一代人工智能開放創新平臺
 
  此后世界互聯網大會(烏鎮)、中國首屆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海)均把AI當做最大熱門話題進行探討。
 
  經過多年的持續積累,我國在人工智能領域取得重要進展:
 
  - 國際科技論文發表量和發明專利授權量已居世界第二;
 
  - 部分領域核心關鍵技術實現重要突破;
 
  - 語音識別、視覺識別技術世界領先,自適應自主學習、直覺感知、綜合推理、混合智能和群體智能等初步具備跨越發展的能力;
 
  - 中文信息處理、智能監控、生物特征識別、工業機器人、服務機器人、無人駕駛逐步進入實際應用;
 
  - 人工智能創新創業日益活躍,一批龍頭骨干企業加速成長,在國際上獲得廣泛關注和認可;
 
  - 加速積累的技術能力與海量的數據資源、巨大的應用需求、開放的市場環境有機結合,形成了我國人工智能發展的獨特優勢。
 
  當然,我國的人工智能整體發展水平與美國相比仍存在差距,比如:
 
  - 缺少重大原創成果在基礎理論、核心算法以及關鍵設備、高端芯片、重大產品與系統、基礎材料、元器件、軟件與接口等方面差距較大;
 
  - 科研機構和企業尚未形成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生態圈和產業鏈,缺乏系統的超前研發布局;
 
  - 人工智能尖端人才遠遠不能滿足需求;
 
  - 適應人工智能發展的基礎設施、政策法規、標準體系亟待完善。
 
  值得關注的是,在2019年2月7日,權威機構CB Insights發布了2019全球Top 100 AI創業公司年度榜單,從專利數量、投資者情況、團隊實力、市場潛力、合作伙伴關系、競爭環境和創新性等方面進行評選。
美國人工智能倡議
  其中11家估值10億以上的獨角獸公司成為最耀眼明星,有5家為中國公司(幾乎占據了一半的份額),分別是:商湯、依圖、第四范式、Face++曠視、Momenta。另外地平線機器人也上榜。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一家AI芯片公司Graphcore,剩下的5家均來自美國。上榜的100家AI創業公司中,有77家都位于美國,23家在美國以外。
 
  清晰可見的是,中國對人工智能的接受正處于技術發展的關鍵時刻,正如美國長期享有的領先優勢已經開始減少。
 
  2018年雷鋒網舉辦的CCF-GAIR大會上,眾多專家對人工智能技術進行了深入探討,大家的共識就是:人工智能產業已進入全球價值鏈高端,新一代人工智能在智能制造、智能醫療、智慧城市、智能農業、國防建設等領域得到廣泛應用,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將超過4000億元,帶動相關產業規模超過5萬億元。
 
  而美國面對中國的AI崛起,不再沉默,甚至已經有些著急的情緒了。